说说
日志
说说

人和人之间想要保持长久舒适的关系,靠的是共性和吸引。而不是压迫,捆绑,奉承,和一味的付出以及道德式的自我感动。

“深夜给自己煮泡面的时候,加个浑圆可爱的荷包蛋吧,再配上几只通红的大虾,三两片培根肉,撒上些许榨菜或是腌豇豆,最后缀上几叶翠绿的蔬菜叶搭配打了花刀的平菇,就可以开饭啦。别怕长夜漫漫,也别怕明日坎坷,先给自己满眼金黄翠绿吃个饱,打个饱嗝再说罢。”

亚洲最好的年轻女演员大概是金敏喜,还能时常回忆起《独自在夜晚的海边》里她跪倒在地与土地接触的神情、在夜色的出租车里看向车窗外的黑暗、说着一些不大连贯却真心的话。演员最难的地方,便是保持对角色的真诚的同时,还保持着对角色的间离。这样的演员不多,在她们的身上,能看到光。 ​​

现在我的朋友交往基本进入了一个较为舒服的状态,偶尔联系、偶尔交心、偶尔吃饭、偶尔来往,彼此独立、绝不捆绑、对私人领域不干涉、不过问、不打搅,可以开玩笑话、讲丧气话、说胡话、但一定维持基本的体面,不难看、不刻意、不乖张,能公事合作便做点事情、无事可做就当聊天吃饭的朋友,都很好,不需要维系,顺水流船,简单自然。

主流文学只会写上床;骂作家白烨是因拼音排序靠前;有一天拿茅盾文学奖,他会哭,但理由是:“我堕落了,太过分了”。